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澳门威尼斯人官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澳门威尼斯人官网

澳门威尼斯人官网:社保“五险三金”整合机不可失

时间:2018/4/28 11:57:54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0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人社部通知,自2018年5月1日起,继续维持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、失业保险、工伤保险原有降费标准至2019年4月30日。其中,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仍高达19%,将来仍需大幅下调,但何时再次下调?最终下调极限在哪里?这既是制度变革的挑战,更是顶层设计的历史机遇。2017年11月...
人社部通知,自2018年5月1日起,继续维持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、失业保险、工伤保险原有降费标准至2019年4月30日。其中,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仍高达19%,将来仍需大幅下调,但何时再次下调?最终下调极限在哪里?这既是制度变革的挑战,更是顶层设计的历史机遇。

2017年11月,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:按照兜底线、织密网、建机制的要求,全面建成覆盖全民、城乡统筹、权责清晰、保障适度、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,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。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以及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最重要的民生保障。

机构改革是制度改革的先导与保证。2018年3月17日,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表决通过《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》。3月21日,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三中全会通过的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》。改革机构设置,优化职能配置,深化转职能、转方式、转作风,提高效率效能,这是本次机构改革的最直接目的。

2018年4月4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进一步减少涉企收费,降低实体经济成本。其中重要内容之一,就是要将阶段性降低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、失业保险及工伤保险费率政策期限延长至2019年4月30日。符合条件的地区可从2018年5月1日起再下调工伤保险费率20%或50%。此外,凡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不得超过12%的政策期限将延长至2020年4月30日。



然而,社保降费空间究竟有多大?我们不能单从企业减负的角度来考虑,还必须从社会保障制度的有效性和可持续性来通盘考虑。

中国缴费型社会保障制度主要涉及“五险三金”,它包括五项社会保险(基本养老保险、基本医疗保险、失业保险、工伤保险、生育保险),以及三项雇主补充保障(住房公积金、企业年金、职业年金)。其中,“三金”制度属性均为“补充养老”。

我国企业的税费成本主要有两大项:一是企业纳税,包括增值税(含营改增)、企业所得税;二是企业缴费,主要包括“五险三金”缴费,这是企业最大的缴费负担。在税收刚性的前提条件下,企业对于名义费率畸高的“五险三金”一般采用漏缴、少缴、不缴来对抗。这使得社会保障制度的有效性和可持续性大打折扣,因此,对于名义费率严重偏高、项目繁多的缴费型社会保障制度,我们必须进行一次大刀阔斧地顶层设计与制度整合改革。



(一)将“五险”合并为“三险”,简化制度,降低成本

从社会保险制度来看,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主要推行三个项目:基本养老保险,基本医疗保险,失业保险。许多国家并没有单独设立工伤保险或生育保险。事实上,我国的工伤保险与生育保险完全可以并入基本医疗保险,没有必要单列。主要理由有三个:

其一,工伤保险与生育保险二者均不需要雇员缴费,只有雇主缴费,而且二者费率均已降至0.5%左右,几乎逼近零费率,这表明工伤保险与生育保险支付压力不大,收支规模不大且相对稳定,其收支也较易平衡。

其二,工伤保险与生育保险的最终支付对象均为医院,而基本医疗保险的最终支付对象也是医院,因此,我们完全可以合并“同类项”,将工伤保险与生育保险并入基本医疗保险。事实上,人社部已就生育保险并入基本医疗保险在全国展开了试点。

其三,将“五险”合并为“三险”,不但可以明显降低费用征缴成本及行政管理成本,而且可以大大减轻参保单位及参保人因“名目繁多”而导致的缴费负担和心理压力。

(二)将“三金”合一,强制做实第二支柱养老金

众所周知,自1991年住房公积金与企业年金在我国同步试点以来,住房公积金制度由于地方政府重视,并拥有“准强制性”属性,因此,住房公积金制度深入人心,它不但社会知名度高,而且规模扩张成效显著;相反,企业年金则由企业自愿实施,虽历经20多年的发展,但企业年金不仅覆盖面窄、知名度低,而且规模狭小、形同虚设。

2014年10月1日,我国机关事业单位终结非缴费型退休金制度,并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,与企业职工纳入同一个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之中(俗称“养老金并轨”),同时为机关事业单位职工还构建了第二支柱养老金——职业年金,而且是“准强制性”推行。

如此一来,在同一制度中的两类人群在养老金构成上,仍存在实际上的制度不平等及养老金待遇的巨大差距:从名义上讲,企业职工养老金由基本养老保险+企业年金构成,而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金同样由基本养老保险+职业年金构成,但由于企业年金是自愿的,而职业年金是强制的,最终结果必然是职业年金对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全覆盖,而企业年金对大多数企业职工却是不覆盖的,这样就会拉大两大人群的养老金总水平的差距。

在“三金”制度中,除了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是纯粹的补充养老计划外,住房公积金拥有住房保障与补充养老的双重属性,它也是准强制的。对于企业而言,如果要想同时参加企业年金和住房公积金计划,这是十分困难的,当住房公积金强制推行时,企业年金就自然地被边缘化了,或是形同虚设了。

因此,从企业降费减负、制度简化公平的角度讲,完全可以将“三金”合一,也就是将“三金”合并为中国特色的第二支柱养老金,笔者建议取名为“强制公积金”,有三重意义:

第一,将“三金”合并为一个制度,建立“大一统”的第二支柱养老金,有利于简化制度,公平待遇,防止三个制度“两极分化”的多次迭加。

第二,将“三金合一”,有利于实质性的降费减负,进而调动雇主、雇员参与的积极性,这将为第二支柱养老金做实做大奠定强大的群众基础和制度基础。

第三,将“三金”合并后取名“强制公积金”,主要是强调制度的强制性和全覆盖,这不但有利于制度公平,而且更有利于做大第二支柱养老金,为第一支柱降费分流减压。

(三)让基本养老保险回归第一支柱本源,将雇主缴费降至12%

在欧美国家,基本养老保险的基本功能是基本保障、底线保障,或称“地板保障”,其主要目标是消除老年贫困。因此,它不是充分养老保障,而是非充分养老保障。正因如此,在欧美国家,基本养老保险给付替代率大多在40%左右,相应地,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也不是很高,雇主雇员合计缴费大多介于10%以上、20%以下,比方,美国基本养老保险(OASDI)雇主、雇员费率均为6.2%,双边合计为12.4%,其对应的给付替代率略低于40%。

然而,在中国,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高缴费率(雇主20%+雇员8%),对应的是高替代率(人社部公布数据为66%)。如此高缴费率、高替代率,是在中国没有建立有效的第二支柱养老金的情况下“一支柱独大”的必然结果,但长此以往,必然导致财政补贴压力越来越大,它不仅会加大全国统筹的阻力,而且也会加大基金收支平衡的难度。

很显然,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“充分保障”特质,有悖于第一支柱养老金“底线保障”的制度本源,进而打压了第二支柱养老金的生存空间,不利于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及收支平衡,也不利于构建真正意义的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澳门威尼斯人官网)